第十章 她的头是金子做的吗?(1/2)

上午时分,何文慧来到了一处老旧的筒子楼,这里就是高俊玲的住处了。

她刚刚走上来,就看到高俊玲端着脸盆从屋里出来倒水。

“文慧?”

高俊玲随手将盆里的水泼到院子里,然后热情的说道:“快,快进屋坐!”

何文慧刚一进屋,就看到一个长相憨厚的大汉,正盘膝坐在床榻上。

作为熟人,她自然知道这就是高俊玲的老公——厚墩子,对方曾经还帮助他和刘洪昌,一起解救自己的弟弟文达。

她笑着打了个招呼,道:“姐夫,你在家呢!”

“啊,在家呢。”

厚墩子笑着点了点头,对高俊玲说道:“俊玲,去给文慧洗个苹果。”

见状,何文慧赶忙推辞道:“不了不了,你们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说完,她有些焦急的对高俊玲说道:“俊玲姐,我这次来,其实是有些事情想麻烦你。”

“来,坐下!”

见何文慧确实像是有事儿的样子,高俊玲忙拉着对方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然后说道:“别着急,有什么事你慢慢说!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前几天,我和洪昌不是上你家来了吗?”

何文慧略作迟疑,最终还是缓缓说道:“那天洪昌看到姐夫在帮你洗头,然后我们就在窗外看了会儿,也不知道怎么了,洪昌一回去也非要帮我洗。”

听到这里,高俊玲和厚墩子两人皆是不由笑出声来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觉得真的没必要,然后我就没让他帮我洗。”

何文慧继续说道:“后来……后来洪昌就在外面偷看,结果被邻居误会了,把他当成流氓给打了,洪昌一气之下,就回他自己家了。”

此话一出,高俊玲和厚墩子面色皆是一变。

尤其是厚墩子,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一下子就不高兴了起来。

“哎!”

高俊玲轻叹一声,道:“你说你这事儿弄的……”

“这几天我都去找过洪昌了,可是他根本就不肯原谅我。”

何文慧一脸焦急的握住高俊玲的手,不断摇晃道:“俊玲姐,你帮帮我,帮我把他劝回来,好吗?”

高俊玲倒也仗义,当即便道:“走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说着,她就起身去拿自己的外套。

这个时候,厚墩子却是头也不抬的轻声说了一句:“不许去!”

闻声,高俊玲只得止住身形,笑着说道:“我一会儿就回来给你做饭啊。”

厚墩子一扔手里的东西,冷声道:“我饿了,你现在就给我做!”

高俊玲和何文慧对视了一眼,转过身来,满含歉意的道:“墩子,我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厚墩子从床上下来,大声吼道:“我说话你没听见啊?现在就去给我做饭去!”

见状,高俊玲无奈的给何文慧使了个颜色,打算让对方先走,自己劝好肉墩子以后再跟着过去。

但何文慧却是尴尬到了极致,便道:“姐,姐夫,那……那我先走了!”

话罢,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。

“你这是怎什么了嘛,你说你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