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:清者自清,押入天牢(1/3)

此时。

见一众锦衣卫被鬼脸面具人控制住。

苏长歌看向带头的锦衣卫。

“你刚才说奉太子殿下和厂公之命,调查皇孙落水一案。”

“那派你来苏府捉拿我的,是太子殿下,还是厂公,你们手上又有何证据,表明我就是皇孙落水的嫌犯?”

苏长歌开口问道。

如若鱼幼薇带来的消息,指的就是皇孙落水案。

那整件事的大致脉络应该是。

有人请术士施法谋害皇孙,纯阳门的楚厉阳正好截杀到这名术士,锦衣卫则负责调查这件案子的真凶。

但这里面不知道是谁,故意将这件事栽赃到自己头上。

不过目前来看。

嫌疑最大的就是楚厉阳和东厂。

楚厉阳不用说。

仙门虽然不能对凡人出手,但他前面放过话,如今应验。

很难让人不联想到,是不是楚厉阳在截杀术士后,故意栽赃嫁祸给自己,想致自己于死地,好继续追求鱼幼薇。

并且,就算不是故意栽赃。

楚厉阳在其中肯定也扮演了重要角色,譬如充当人证。

然后就是东厂。

厂公魏令孜和自己有怨,借机栽赃嫁祸自己不是没有可能。

毕竟东厂这缺德事干多了。

并且,如果不是楚厉阳故意栽赃。

那东厂将嫌犯锁定自己。

要说这里面没带什么私人恩怨,苏长歌是怎么也不信。

毕竟他得罪的人虽然多,但没几个会为了他,专门去害皇孙溺水,反倒是东厂借此事栽赃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当然,也还有其它嫌疑人。

比方说丞相、严院长、皇帝、太子等,但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丞相和严院长虽然和自己不对付。

但同是读书人,文臣。

就算陷害,也不太可能借阉党的手,否则就是坏了规矩。

毕竟朝局本来就是文臣内斗,再一致联合对付阉党,假如现在让阉党得势,那对文臣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。

毕竟阉党今日能借此事杀苏长歌。

明天呢?

谁能保证刀不落在自己头上?

当然,怒令智昏。

为了报仇或者泄愤,他们的确存在参与此事的可能。

而皇帝和太子的可能性就小了。

一来无冤无仇。

二来没必要,不管是想杀,还是想收服自己,都有更好的方法。

言归正传。

苏长歌出声询问后。

带头的锦衣卫并没有回答,而是闭上眼睛,没有去看他。

锦衣卫办案。

什么时候轮到嫌犯来审问他们了?

有本事就动手杀了他们!

他敢吗?

锦衣卫虽然现在归东厂管辖,但好歹也曾是天子亲卫。

杀了他就是打皇帝的脸。

原本只是涉嫌谋害皇孙,现在公然杀害查案人员。

案子都可以不用审了。

直接处死!

“就知道不会说。”

见状,苏长歌面色平静,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。

眼下自己虽有鬼脸面具人在。

锦衣卫拿他没办法。

但他也拿面前这群锦衣卫没办法。

毕竟他们是奉命行事,对他们动手不仅洗刷不了罪名,反而如了幕后黑手的心意,坐实罪名,让事情变得更糟。

更何况,公然抗命杀害查案人员。

等同于造反谋逆。

苏长歌除非是疯了,一心求死,才会对这群锦衣卫下手。

不过他刚才也只是随口一问。

想试试能否从对方嘴里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罢了。

没指望对方真的会全盘脱出。

正如此想着。

突兀间。

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。

“苏状元。”

“你莫非要公然抗命不可?”

说话间,一道壮硕的身影从大门走了进来。

身穿墨色飞鱼服,腰缠玉带,身长八尺,眼神锐利,手拿一柄长刀,约四十多岁的样子,光是看着他,就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压迫感。

见到来人。

锦衣卫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。

“指挥使大人!”

带头的锦衣卫赶忙迎了上去。

指挥使却没有瞧他,目光落在黑衣人身上,有些忌惮。

眼前这人实力很强。

自己并没有十足把握能胜过她。

相反,两败俱伤,或者自己陨落,她重伤逃走的可能性很大。

心中这样想着。

指挥使不准备直接用强,从袖中拿出逮捕文书。

“苏状元,你涉嫌勾结邪修,谋害皇孙,还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“莫要让朝廷为难。”

指挥使开口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闻言,苏长歌眼神闪烁。

和自己料想的不错,果然与邪修有关。

就是不知道这邪修和自己落水有没有关系,害皇孙的目的又是什么?

两者之间会不会存在某种联系?

不过苏长歌并没有去细想。

毕竟没有证据和线索,怎么想都是白费工夫,可能性太多了。

随即,苏长歌上前几步。

直视指挥使,脸上没有半点惧意。

“既然阁下是奉命调查。”

“那苏某自然愿意配合朝廷,随尔等回去接受审问。”

苏长歌开口。

刚说完。

旁边立即传来管家王伯的声音。

“二老爷,不可啊。”

“锦衣卫和东厂都是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,你要是跟他们去了。”

“他们保不齐会用什么手段逼您认罪。”

王伯在侍卫的搀扶下出声喊道。

他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东厂的恶名他还是听过的。

甚至昔日有段时间。

整个大晋无人不闻东厂丧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