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路边的茶楼(1/2)

昨日被少妇撵到犬舍里的大公鸡,天不亮便开始“咯咯咯”的打鸣。

沈不渡在厢房中把玩着一瓶阴灵丹后,激动地小憩了一会儿,就被鸡叫声喊了起来。

他看着自己映在铜镜中的容颜和青皮寸头,陷入了短暂的回忆。

穿越的时候,沈不渡的灵魂俯身在了一个昏迷在河滩边上的少年身上。

这少年除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,身无长物,也无姓名。

河边的村民通知了西行寺,三葬禅师方才把他捡回去。

从那天以后,沈不渡就一直保持着这种造型。

而和尚这个职业,在武周朝是不用服徭役的,这一点令沈不渡颇为满意,而且也不需要点戒疤(在穿越前的世界是元朝才开始的),喝酒吃肉也没有任何影响。

在这个世界,既有妖魔鬼怪和修行者这种超凡力量的存在,历史也有小幅度的偏移。

虽然从大周开始数,往前有大唐、大隋,还有北朝的北周、北齐和南朝先后继统的南梁、南陈,南梁信奉佛门的梁武帝曾颁布的《断酒肉文》,一度禁止了南朝佛门僧人喝酒吃肉,但在以继承北周基业为主体的大隋统一中土人国后,就废除了这道法令。

所以,除了不能娶妻生子,僧人这个职业还是很不错的。

当然了,要是修的密宗欢喜禅,娶妻生子也不是不可以...

总之,此方世界的佛门,更多的是作为超凡力量的一种修炼体系存在,宗教的意义没有沈不渡生活的原世界那么大。

事实上,在任何以超凡力量为主体的世界里,能决定上层建筑的,永远都是超凡力量,而非底层百姓。

也正是如此,陈家老大才会想到让事情定义为超凡事件,从而逃避官府的探查。

武周女帝当国四十年,如今外有敌国、内有藩镇,党争不断,土地兼并严重,又时常有水旱蝗瘟等灾害,怎么看,都是一副要亡国的样子。

可偏偏就是亡不了。

驻扎在西京长安和东都洛阳这两京的禁军,如羽林卫、虎贲卫、千牛卫、金吾卫等等就不提了,军队中虽然有不少修行者,但对于仙侠世界来说,凡人军队只是统治武力的一部分。

更重要的是,女帝掌握着自李唐[不良人]组织演变而来的[从龙卫]这一超凡武力。

除此之外,女帝能以女子之身,实现武周代唐的壮举,是因为她在当政初期实现了与门阀的密切合作。

门阀,作为修行者家族的终极形态存在,不仅掌握着超凡武力,而且垄断了“知识”这一最宝贵的财富。

上到当朝朱紫大员,下到知府县令,绝大多数的官员都出身门阀。

有了这批人的拥护,尤其是其中关陇门阀的拥护,女帝才得以上位。

当然了,女帝手腕非凡,更不会甘当关陇门阀的傀儡,二者的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。

君权与门阀的冲突,在这个仙侠世界里也是必然尖锐的。

除了人口、土地、权力等因素,最重要的是——气运。

从数千上万年的历史长河视角来看,凡人王朝的气运总量不是恒定不变的,但在某一阶段,诸如一甲子以内,基本不会有大的变化。

气运总量就这么点,当朝的至尊气运多了,那门阀的气运就要少。

远的就不细说了,传说春秋时期天门未闭,天上仙人如垂钓一般,通过陆地诸国设立的天、地、人三官来操纵国战,肆意收割陆地诸国的气运。

就说近的,气运之争,也是为什么大隋杨氏、大唐李氏,同为关陇门阀的一员,却最终被关陇门阀推下台的原因。

气运,是高阶修行者向上突破的重要条件之一。

高阶修行者,是仙门、门阀、修行家族兴衰的关键因素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